2022年9月19日,整个英伦三岛都沉寂在悲伤的氛围之中,在位70年的英国女王的葬礼在这一天举行,在位时间最久的英国君主走完了她波澜壮阔的一生。从玄学的角度讲,上一次没有女王在位时英格兰参加的1950年世界杯,英格兰小组出局,那届小组赛英格兰人还闹出了足坛新闻史上的一个大笑话,随队出征的英格兰记者从现场发回英格兰0-1不敌美国队的消息后,伦敦的编辑部成员不相信球队会输给彼时由全业余球员组成的美国人,认为是前方编辑的错误,于是发布了英格兰10-1美国的消息,最后的结果让人啼笑皆非。从赛程的角度讲,受女王葬礼的影响,英超多队的赛程被进一步压缩,如阿森纳本应在9月16日进行的欧联杯小组赛就被挪到了10月21日进行,参加欧战的英超球队在10月份要面对30天9场比赛的高强度赛程,这大大增加了球员的受伤风险,在尚未开赛之时,就对本届英格兰世界杯的前景造成了不小得到影响。

截止本篇文章发稿时,英格兰已经先后损失了史密斯·罗(缺阵至12月)、凯尔·沃克(尚不清楚世界杯前能否恢复)、里斯·詹姆斯(伤缺至12月)三位核心球员,菲利普斯的伤情也未明确,在世界杯之前的11月份,大多数英超俱乐部还要进行4场比赛,一旦出现关键的球员伤病,索斯盖特挑选球员的空间将会更加捉襟见肘。

如果现有阵容能全部健康地坚持到世界杯的话,英格兰的阵容无疑是豪华的,锋线球依然高效,同时英格兰在他的身后也出现了芒特、福登这样的天才球员,凯恩完全不必像上届一样频繁回撤分心球队的组织工作,他只需要完成他的进球任务。在边路英格兰人拥有格拉利什和斯特林,尽管二人在俱乐部的表现风评一般,在国家队索斯盖特还是需要边路的突破好手为凯恩扯出空间,六号位得到位置英格兰有亨德森、赖斯和贝林厄姆的三重保险,贝林厄姆本赛季在多特的表现已经达到了足坛的顶尖水准,可以说在进攻方面英格兰有足够的武器储备,并不需要犯愁。

可是相比于进攻端的人员配置,英格兰在后防线的选择就有些相形见绌,原本坐拥的五大右后卫万·比萨卡归化去了刚果,沃克和詹姆斯基本无缘,阿诺德本赛季的防守更是被评为“英冠级别”,球队在右后卫上只剩下特里皮尔这一个靠谱的选择,但是已经·32岁的特里皮尔能否在度过一个如此疲劳的半个赛季后还保持出色的身体状态犹未可知,在参考上届世界杯时索斯盖特对他的使用,不仅要出任右翼卫上下奔跑,任意球角球还要一把抓,又过了四年的特里皮尔显然不可能再承受如此繁重的任务,不仅需要索斯盖特做出战术上的改变,也需要阿诺德及时找回状态。中卫位置上英格兰同样有着隐患,斯通斯刚刚复出,马奎尔自从欧洲杯后风评直线下降,球队可信任的三个中卫有可能是本·怀特、考迪和戴尔,不用相比18年世界杯,这条防线的质量连去年的欧洲杯也难以比较,对于英格兰来说这次世界杯的旅程恐怕将不会过得特别轻松。

英格兰在过去的两届大赛中都有着出色的表现,但是这支才华横溢的球队从主教练索斯盖特到球员都暴露着经验不足的问题,去年主场的欧洲杯决赛,英格兰面对主场球迷9万名球迷的殷切期盼错失冠军,点球大战的后两罚更是派出了桑乔(21岁)和萨卡(20岁)两个孩子去主罚点球,他在关键时刻的调兵遣将值得商榷,在今年中的欧国联赛事,英格兰更是6战不胜,主客场被匈牙利双杀,球队的状态相较于前两年已经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索斯盖特的用人实验也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对于即将开始的世界杯来说,英格兰要调整的还有太多太多。

除去阵容的苦恼,对于英格兰人来说,本届世界杯他们在场外的麻烦也可能会很多,因为卡塔尔当地法律和宗教的原因,英足总已经三番五次向准备随队出征的英格兰太太团强调了在当地的注意事项,根据目前的新闻报道,包括马奎尔和皮克福德妻子在内的10人太太团已经筹划了在卡塔尔极其“土豪”的购物旅程,这期间一旦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创造世界杯的另一个热点话题,从某种程度上讲太太团能否安分守己也是决定着英格兰本届发挥的X因素。

英格兰的小组赛征程还算简单,自己的“同胞”兄弟威尔士和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强的美国队都有着不错的纸面实力,但是只要稳扎稳打英格兰人的小组出线不成问题,他们的第一个挑战将是淘汰赛面对A组的球队大概率是荷兰或是塞内加尔,以目前英格兰的状态恐怕难有建树,预计本届世界杯他们将会止步十六强。

伊朗人在地理位置上占据着半个主场的优势,二者在波斯湾沿岸隔海相望,最近的距离仅有190公里,根据报道在世界杯期间伊朗还将与卡塔尔合作开展接待球迷的工作,位于伊朗南部的基什岛将与卡塔尔首都多哈开通约400趟直飞航班方便球迷往来,航程约计40分钟,根据伊朗方面的估计他们将在世界杯期间接待约10万名的游客。在外交方面,伊朗近些年也与卡塔尔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中东地区的形势较为复杂,可以明确的是双方一直在加强合作,强化战略合作关系,因此本届世界杯伊朗队的比赛可想而知将会得到“主场优势”,无论是地理位置、球迷数量伊朗队都在本组中占得了先机。

虽然有了地利与人和,伊朗人在世界杯出线的天时在这届世界杯并未到来,参加过5次世界杯的亚洲霸主从未实现过小组赛的突破,本届世界杯开赛之前他们更是早早地就损失了当家球星阿兹蒙,这位效力于勒沃库森的前锋在10月5日受伤,预计伤停的时间达到6-8周,效力于英冠赫尔城萨亚德马内什已经确定无缘,这对于伊朗队锋线的损失无疑是严重的。阿兹蒙在整个预选赛期间出战14场打入10球,是伊朗队队内的最佳射手,其在效力俄超期间甚至拿到过俄超的最佳射手和最佳球员的奖项,失去如此炙手可热的球星将会为伊朗队在世界杯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失去阿兹蒙之后,目前在欧冠赛场大放异彩的塔雷米将独自挑起伊朗队的锋线大梁,本赛季欧冠塔雷米4次首发就打入4球保持着极高的进球效率,并帮助波尔图在拥有勒沃库森和马竞的死亡之组中提前出线,葡超最佳射手的个人实力不容小觑,但是除此之外伊朗队没有拿得出手的帮手去帮助塔雷米,贾汉巴赫什在费耶诺德失去了主力位置,仅仅在欧联杯对阵格拉茨风暴时取得过两粒进球,效力于奥莫尼亚的安萨里法德虽然攻破过曼联得到球门,但是在本赛季剩余的10场比赛中仅仅取得过1粒进球,球队在进攻线上的储备并不丰富。

中后场方面伊朗的人员储备较为完整,主力球员努罗拉希、埃扎托拉希、古多斯等都全员健康,从前两届的比赛来看我们无需担心这支球队在防守端的韧性,2014年面对阿根廷他们坚守90分钟才被梅西洞穿大门,2018年与西班牙葡萄牙分在一组的他们面对伊比利亚半岛的兄弟只丢了2球,技术稍差的伊朗球员用他们顽强的拼抢和不惜命的封堵像球迷展现了波斯铁骑的雄风,本届世界杯他们的小组赛对手想必同样会受到同样的凶悍防守的待遇。

伊朗人本届世界杯的征程将不会特别安生,由于国内的复杂形势,伊朗国家队历史级球星阿里代伊在10月27日被报道遭到逮捕,伊朗国家队阵容中包括阿兹蒙在内的一些球员都表达过对伊朗国内形势的态度和言论,可想而知在世界杯这样的大舞台上,一旦有球员通过球场上的曝光表达立场,很有可能会引发队内矛盾和国内的不满,这无疑对本届世界杯“最有希望出线的亚洲队”来说是一个阻碍,对于伊朗世界杯的前景也会划上一个问号。

在本届世界杯的赛程中,伊朗队在前两场比赛就将面对“英伦兄弟”,如果前两战不能开一个好头,恐怕最后一战与美国“死敌”之间的对决也会减少一些味道,尽管在分组结果诞生之后,在预选赛一马平川的伊朗人被外界认为是本届世界杯最有可能出线的亚洲球队,但从历史战绩和伊朗目前的队内队外的形势来说,伊朗人在小组出局甚至垫底才是大概率事件。

威尔士,在不看足球的人们的认知中,就是一个相当陌生的名字,即使是在球迷的世界里,恐怕大多数也是先有贝尔、再有威尔士的认知。在历史上的威尔士是由凯尔特人建立,而英格兰则是由盎格鲁撒克逊人建立,自3世纪盎格鲁撒克逊人大举入侵不列颠岛以来这里便战火不断,在那时占据大部分不列颠岛的他们将原始的不列颠人驱赶到了岛屿西部的贫瘠山区,并称他们为“威尔士”(异邦人)的意思,由此这个名号便一直沿用下来。公元927年当英格兰王国正式由盎格鲁撒克逊人统一后,双方的新一轮对峙开始,直至12世纪初期,英格兰王国与威尔士也没有完成互相的征服,因为双方国内政治局势的复杂,威尔士和英格兰双方都没有拿下对方的绝对实力,而此时的威尔士的邦国已经有一部分向英格兰臣服,他们的统治者放弃了king的口号,转称prince(亲王)以此示意尊重英格兰国王,1216年,大卢埃林召开集会成为威尔士众邦国的首领,此时的英格兰忙于内战无暇顾及,便承认了威尔士公国的地位,大卢埃林也自称亲王,借此承认了英格兰王国对威尔士的宗主权,在1284年爱德华一世完成了对威尔士的全方位占领,并在法律中宣布威尔士成为了英王的“私人领地”。

为了安抚威尔士境内的凯尔特人,爱德华一世定下了一个规矩,英国国王将在威尔士出生将威尔士语的儿子封为威尔士亲王,由他来管理威尔士的土地,时至今日这项规矩已经演变成了英王的长子被册封为威尔士亲王,这期间还有相当多的变故,不过这也是威尔士在今天的政治场上相比苏格兰和北爱尔兰更“安分”的原因之一。转化到足球场上威尔士与英格兰的分组碰撞则就比苏格兰和英格兰的对决少了许多的火药味。

少了火药味的原因还有实力上无法跨越的差距,时隔64年重返世界杯舞台的威尔士人在本届世界杯的旅程仅仅是他们第四次世界大赛的旅程,他们在1958年获得世界杯资格十分幸运,由于当年亚非代表以色列的对手弃赛,FIFA并不允许一支球队不战晋级,欧洲区附加赛仅获小组第二的威尔士被抽签参加与以色列的附加赛,最终获得世界杯的参赛资格,那届世界杯也是迄今为止英伦三岛的四支球队唯一一次全部晋级世界杯,威尔士人也在那届世界杯上大放异彩,在与墨西哥、瑞典、匈牙利的分组中出线球小负当届冠军拥有球王贝利的巴西队,进线黑马本色。

回到近十年的威尔士队,贝尔无疑是这支球队的代名词,在16年欧洲杯创造四强奇迹后,威尔士人逐渐在贝尔的带领下成为欧洲的二流强队,本届世界杯的预选赛他们力压捷克队获得小组第二进入附加赛,在附加赛先后淘汰奥地利和乌克兰两支劲旅晋级,贝尔在这两场比赛中创造了全队的三粒进球,是球队晋级的头号功臣,作为球队绝对核心的他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威尔士在本届世界杯中能走多远的旅程。

33岁的贝尔已经远走美职联,并且在近期遭遇了腿部的伤势,尽管报道中表示这对于贝尔参加世界杯不会有任何影响,但是他在美职联的状态与以往在皇马巅峰时已经不可比较,同时威尔士以往倚仗的几位一流球员丹尼尔·詹姆斯、拉姆塞、乔·阿伦在本赛季的状态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高中锋穆尔在伯恩茅斯也坐不稳绝对主力,球队的进攻线实力相比于世预赛和前两届的欧洲杯已经有了较为严重的下滑。

在后防线上威尔士人的状况还算令人放心,本··戴维斯在孔蒂的指教下本赛季在热刺完成华丽转身,是热刺队中不可或缺的后防中坚,乔··罗顿、内科威廉斯、罗伯茨等都占据着俱乐部的主力位置,门将位置上虽然亨内西本赛季失去主力,但是丹尼··沃德的状态已经有所回暖,在莱斯特城10月份末尾的比赛中连续贡献了3场零封,球队的后防质量足以令人放心,只要贝尔带领他的进攻线能找回状态,在首战美国队的比赛中取得关键的三分,相信威尔士人就可以在由易到难的赛程中一鼓作气闯入十六强,再次创造一段佳话。

24岁的普利西奇、24岁的麦肯尼、23岁的泰勒·亚当斯、20岁的雷纳、22岁的德斯特,参加卡塔尔世界杯的美国队拥有一套极其年轻并且在欧洲闯出名堂的中轴线,这将是他们参加本次世界杯的最大底牌。

拥有如此多名头响亮的青年才俊去参加世界杯对于美国队来说还属首次,这与他们在2007年对于青训模式的改革有着很大的关系,在2007年之前,美国足球青训的培养模式与其国内的众多体育模式类似,是从青少年俱乐部— —高中— —NCAA— —大联盟的发展模式,对于国内的四大联盟来说,这样的发展模式已经炉火纯青,况且美国本身就是橄榄球、棒球、冰球和篮球这几项运动的中心,因此运动员本身在其发展的过程中就能得到最一流的教导,但是对于中心处于欧洲的足球运动这并不合适。首先由于其他流行运动的盛况,NCAA的奖学金在足球方面并不多,很多有才华的体育生并不会选择足球,再加上对于欧洲教练的忽视,美国人尽管在别的运动上称王称霸,但是在足球项目上却一直只是二流球队的原因。于是在2007年,美职联首先对联赛的模式进行改革,他改变了美国大联盟只可以通过选秀年轻签约球员的这样美国本土职业联赛的规则,允许球队签约自己的青训球员这样更贴近欧洲主流足球联赛的模式,这样的模式让美职联俱乐部开始逐渐重视自己的青训梯队,本来就是体育强国的美国人在寻找运动天才上可谓驾轻就熟,很快美职联的俱乐部青训便培养出了诸如阿方索·戴维斯(温哥华白浪青训)、麦肯尼(达拉斯FC青训)、雷纳(纽约城青训)这样在当今足坛响当当的球星,同时美国足协还成立了U.S. Soccer Development Academy ,一种帮助美职联俱乐部青训互帮互助的发展机构,为美职联的青训做出了很多具有变革性的决定,帮助美国足球完成了在青训史上的巨变。

接轨欧洲,努力发展青训,脱离本土成熟的商业联赛培养模式,对于美国足球的发展从长远来看是有利的,如今美国足球的俱乐部已经拥有了从U9到U18的青训营,每赛季签约美职联的青训球员已经达到了60余名,传统的NCAA模式已经被基本抛弃,但是这样老模式向新模式中间的变革也造成了阵痛,2018年美国队青黄不接,自90年开始连续7次参加世界杯后首次无缘决赛圈。

时至今日,在人才培养模式上完成蜕变的美国队不容小觑,在2014年的阵容中,美国队仅有邓普西、霍华德这样在五大联赛打出名堂的球员,全队23人大名单中也仅有9位在当赛季的五大联赛球队效力,如今的美国队阵容不仅可以拿出一份包括14名五大联赛球员的全旅欧名单,美国球员的地位在欧洲球队的地位也不可同日而语,麦肯尼在尤文出任中场主力攻防俱佳,泰勒·亚当斯和阿伦森已经成为了利兹联不可或缺的中场成员,前锋线的普利西奇和雷纳也是风华正茂。

不过对于新生代的美国球员来说,世界杯仍然是一个陌生的舞台,洲际预选赛时他们就已经暴露出了配合不默契、后防不稳、过多依靠球星个人实力发挥的弊端,在面对加拿大与墨西哥这两个最大的竞争对手面前四战1胜2平1负并不能令人满意,金杯赛的夺冠也是充满争议,球队尽管在攻击线上尽管拥有普利西奇和雷纳两位当红球星,却依然难以结合成一个整体作战。

在9月份的热身赛中,美国的状态依然差劲,面对亚洲球队日本和沙特,主力尽出的美国人没有占到一丝便宜,要知道同组的亚洲球队伊朗对比现在的这两支亚洲兄弟在实力上是只弱不强,而伊朗人在面对美国人时还会有其他因素的加成,面对英格兰和威尔士两支英系球队美国队也不会有对抗上的优势,自1990年时隔40年重返世界杯以来,美国队7次世界杯之旅有3次闯入了16强,2014年他们更是将当届的夺冠热门比利时拖入加时赛,过往的成绩对于美国来说称得上成功,只是对于从变革中重新回归球迷视野的球队,他们还需要时间的磨砺和经验的沉淀,在面对更加成熟的小组另外三支球队时,年轻的美国人恐怕难以在本届世界杯中取得出线资格。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