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今天的比赛前,我们简单回顾上一次预测目的是,本次世界杯第一轮的预测情况几乎没有太多的亮点,而这也是第一轮给我留下的感觉。我们期待的英雄C罗、贝尔、梅西都只是点球得分。

相比而言,青春动力,是第一轮比赛留下的深刻印象,21岁的萨卡、23岁的加克波、22岁的小维阿、18岁的加维、23岁的菲利克斯、19岁的贝林厄姆,还有德国的穆西亚拉

但真正的难题在于第一轮比赛的主要话题都是和政治有关。伊朗的国内政局不稳定,严重的影响了比赛的发展。

同时,德国、英格兰、丹麦、威尔士、瑞士、比利时、波兰一直在质疑卡塔尔本国的各种问题,例如人权,劳工……相当搞笑的是德国,他们作出了一些很出格的举动,咎由自取,爆冷输球在所难免。

当然,波兰本身还涉及关于俄罗斯的话题,在本次比赛对于任何和俄罗斯有一定关系的球队也表达各种不尊,例如波兰就批评过伊朗

只不过比利时和瑞士都是险胜对手,但这两个球队的队长都是在赛前明确强调了他们的态度:虽然他们支持彩虹旗,但国际足联既然已经制定了规则,就要遵守它。

有时候你会觉得很讽刺,最大的刺头是德国。但德国这次参加世界杯的7名队员在过去的每一年的12月,都会来到美丽的多哈进行冬季拉练。

拉练期间,他们在多哈大谈美丽的海湾足球,从来没有质疑过去几年的卡塔尔承办世界杯的问题,许多人猜测,也许是因为卡塔尔航空的赞助商给到位了奖金,让他们不敢乱说话。

但这次世界杯,这些拜仁队员决定了比赛的风向标,对国际足联,对卡塔尔都有不敬。也许,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才能见人心。

首场比赛的另外一个特点也是在本次我对于世界杯的课件所提到的,亚洲和阿拉伯地区的球队普遍表现不错。

我们留意到,除了东道主卡塔尔,沙特、突尼斯,摩洛哥都在本次世界杯有很出色的抗击打能力。沙特爆冷击败了梅西的阿根廷,摩洛哥和突尼斯都逼平了强大的对手。

我们不得不说,这里面也有一些例外,对于东道主卡塔尔的输球,各种猜测,无法求证真伪的同事,也必须承认南美足球的表现力非常出色和年轻。

但在开幕式前的假球问题的确影响了我们每一个见证直播的人,从而也意味着本次世界杯从一开始就可以让我们相信他已经被政治给影响到了

如果说1990年世界杯因为进球数少,而被定义为国际足联的里程碑事件:足球的商业化气味越来越浓。

那么2022年的世界杯,是政治意味空前的一届,我相信只有1934年和1938年的世界杯,其政治意味会比现在更高。

这就必然让我相信了一些比赛预测需要思考的成分,这其中一个很不被人相信,但已经在证明越来越有效果的就是国家关系与比赛胜负的观念已经在明显的构成。

英格兰和伊朗的比赛,伊朗拒绝赛前唱国歌的同时,必须得看到球队内部在比赛中的斗志并不好判断。我甚至在赛前看到伊朗的球迷提出了不要为伊朗这个国家踢球,用0比10输给英格兰才是最好的结果。

同时,奎罗斯开始抱怨,他认为球队现在的心思再也不是过去两次世界杯的伊朗,现在的伊朗球员关心的事情全部在国内的女权问题。

从威尔士的角度而言,本次世界杯既黯淡又灿烂。这是他们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第一次进入世界杯,兴奋的心情不用多说。

如果威尔士是一个频繁参加世界杯,并且经常进入16强的球队,他们在世界杯的第一场比赛就不会那么激动。这可不是像刷牙一样例行公事,毕竟首场比赛的对手美国,与威尔士有太多的渊源和交集。

威尔士先丢球,整个威尔士感到焦虑。但穆尔上场后,球队立即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开始发挥应有的优势。

比赛结束后,21岁的后卫内科·威廉斯泣不成声,原因是他的爷爷在24小时前去世,他把1比1逼平美国的首次参加世界杯的表现,献给了自己的爷爷,随后跪地仰望天空。

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在阿森纳踢球的死神拉姆齐,在我们晋级后,他在卡迪夫城体育场的草坪上哭泣,因为他的思绪转向了加里·斯皮德。

拉姆塞说,这次威尔士能够达到世界杯的决赛圈,是前已经自杀的前威尔士主帅加里·斯皮德在驱动全队。

这位31岁的情绪化明星回忆道,威尔士主帅斯皮德在11年前的去世对他打击太大,去年在世界杯预选赛的重要时刻,威尔士卡迪夫的球场视频上放出了斯皮德生前作为球员时的片段,以此激励全队前进。

11月对于目前的球队核心10号拉姆塞意味着太多,他在14年前的首次国家队上场,就是11月19日。这次世界杯的比赛时间发生在11月19日,而他的恩师斯皮德,也是在11月27日去世。

这意味着,今天和伊朗的比赛,有太多思考的话题。只因为大家要把胜利献给斯皮德,两天之后,就是斯皮德逝世11周年的日子。

这次世界杯,很可能是这一批英格兰老球员们最后的世界杯机会,无论是拉姆塞还是贝尔,4年后且不说能否进入世界杯,即便可以,他们的年岁也已经进入退休年龄。

威尔士自1958年以来的第一届世界杯,尽管表现出色,但他们没有被期望所累,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他们能够走得太远。他们所在的小组几乎是一场场英语系德比战。

从卡迪夫城堡到卡利昂罗马浴场,威尔士各地的历史遗迹安装了26块巨石,代表去年欧洲杯的每一个参赛队员。

自1958年以来,威尔士首次进入世界杯,这些雕像再次成为威尔士球迷们打卡的地方,虽然其中的部分队员并没有出现在本次世界杯上。

上图是贝尔的雕像,具有最大的关注度。对于五次获得欧冠冠军的贝尔来说,在世界杯上的足协标志龙徽,以及他的二头肌上袖标环绕,都承载着更多的使命。

今年早些时候,经历了与奥地利和乌克兰的紧张附加赛,威尔士实现了这一代人的最大成就。这其中,作为半退休状态的贝尔,屡屡单枪匹马地激发了如今已成为球队代名词的渔夫帽复兴,

人们对红龙威尔士的期待增加了,球队内部在斯皮德的记忆中前行,他们毫不畏惧、毫无负担地。甚至这样的信号在不久前的欧洲国家联赛就能看到,他们在这项赛事中无所畏惧的态度,让比利时和荷兰大吃一惊。

必须再次和各位分享今年威尔士的成绩。看起来他们仅仅两次胜利,但他们的对手都是极为可怕的对手。

例如和荷兰、比利时的比赛,从竞彩思维,全部是典型的赢盘输球,这很大程度意味着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比赛,不会是一个看起来简单的思考题,甚至很多时候要成为小组第三名的算术题。

这一切都意味着他们在逼平美国后,今天必须要击败伊朗,只有击败了伊朗,则已经四分到手,那么最后和英格兰的握手言和,看起来是一个很合理的事情。

今天,威尔士只有击败伊朗, 才能实现所有的机会,如果被伊朗爆冷或者平局,则后面的变化又开始变得复杂。同一时间,我们无法判断英格兰和美国是什么结果,假设英格兰通过首场比赛的表现来算计,那么美国今天会输掉比赛。

从战术层面,威尔士将安排三人防守,让猖獗的边后卫康纳·罗伯茨和内科·威廉斯向前冲,而贝尔则从他最喜欢的右路进攻。

贝尔一再告诉全世界,自从夏天加盟洛杉矶FC后,他只打了两场比赛,累计时间为60分钟。大家千万不要被他的这种赛前低调的描述所蒙混眼睛。

相比于那些大赛前疲劳受伤伤退世界杯的球星来说,贝尔这个做法才是最明智的爱国主义教育,为了国家队的比赛表现,俱乐部摸个鱼完全正解。

把所有的专注都集中在国家队,这是贝尔足球晚年的思考方式,大家只要看看在托特纳姆热刺以及皇马的岁月,其实贝尔的思想和大部分巨星不一样。

所以,贝尔肯定是以最佳状态从美国抵达威尔士,反而是后腰乔·艾伦的健康状况,才是我们担心的问题。自从9月受伤后,他一直缺席威尔士的比赛。即便是今天,都没法确定他能否出现在和伊朗的比赛上。

但赛前的烟雾弹之外,今天这场比赛需要一种强烈的对抗和拼搏,决定生或死的比赛,乔·艾伦应该出场。

威尔士的活力源泉,主要来自于年轻的21岁小将内科·威廉斯以及布伦南·约翰逊有关。两人都在球队的边路活跃,一位在前场跑动,一位在后防线保护。他们配合默契,都来自诺丁汉森林。

这两人没有太多花哨的动作,比较实用,这也是主帅佩奇的选人原则。从他挑选的冈特、以及乔纳森·威廉斯进入国家队,都是这样的思考方式。不过这两人在难以置信的2016年欧洲杯半决赛,就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作用,至今已经六年。

佩奇知道他的队员们都进入足球生涯的倒数阶段,但他希望这次世界杯后,介乎于30岁的核心队员,应该有节奏的离开,从而让年轻人得到前辈的更多指点。佩奇说:30多岁的核心球员,无论是贝尔、拉姆塞还是守门员亨尼西,都不可能全部退出国家队,我希望他们尽可能长时间地参与其中,你不能说离开就离开。”

在美国和威尔士1比1的比赛结束后,主帅佩奇赶紧跑过去和左后卫,年轻的内科·威廉斯鼓劲,他知道这场比赛对于年轻人的意义,不仅仅在于世界杯的平局,还在于这是献给其爷爷的比赛。

这是注重人文关怀的佩奇,善于的管理球员的方式。他出生于威尔士的泰勒斯城,这里距离另外一个威尔士小城彭特雷很近,而彭特雷小城诞生了威尔士历史上最伟大的教练吉米·墨菲,墨菲是1958年带领当时的威尔士史无前例的重进世界杯的先驱。

当年的威尔士一举冲入了1/4决赛,虽然佩奇生于70年代,但对于1958年的威尔士足球耳熟能详。这位前沃特福德队长回忆起他的童年,他认为50年代的威尔士足球在世界足坛制造的奇迹,对于他们70年代的那一拨队员有相当重要的影响力。

虽然威尔士在那次世界杯后诞生了拉什、休斯、桑德斯、托沙克、约拉斯、舍伍德、吉格斯、斯皮德等巨星,但真正实现第二次辉煌,已经是2010年以后的事情了

本来这一批威尔士的成功,会更多的和吉格斯有关,不过吉格斯在2021年欧洲杯前发生了令人发指的犯罪问题,直至他被捕的消息确认,威尔士得让这个国家的足球领导人是一个光鲜的男人

于是,佩奇就这么摘到了果子,虽然他不被人关注,而且很难像吉格斯那样拥有伟大的足球成就,但他的亲和力是一个很大的优势,深受球员和工作人员的尊重,事实证明他是一位鼓舞人心的领导者。

这个国家是由一群伟大的30岁老将构成。目前威尔士的国家队出场次数方面,大家能够看到这样的一组数据。

贝尔于2006年参加威尔士的国家队比赛,后卫冈特和守门员亨尼斯都是2007年加入这只红龙的队员。

他们三人的国家队出场次数都在100场以上。由于冈特没有参加上一场和美国的比赛,这意味着今天贝尔的国家队出场次数已经开始领跑。

今天,贝尔的国家队出场次数会达到110场,他的队友冈特是109场,而门将亨尼西如果今天出场,就是108场。

三个资深队员都在这次世界杯赛场扮演维护球队团结的重任,球队年轻人也希望在老队员的言传身教上,多一点克服压力的经验。

作为这个国家的历史射手和队长,贝尔毫无疑问是威尔士足球的宠儿,虽然他被人感觉喜欢偷懒,但在国家队层面,从来没有耽误过任何一次重要的赛事。

而且贝尔这几年的待人处事也变得原话,你很难从他的表情上了解其内心的野心:“我对成为威尔士出场最多的队员,又或者是进球最多的队员,没有太大的关注度。我就是在努力的为球队创造胜利的机会。”

如此有城府的队长,恐怕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他曾经还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球员,本来应该是霸气交流,但目前他的内心深处思考什么,没有人能够猜得透。

在三月份战胜奥地利的比赛中,他的精彩任意球为胜利铺平了道路,在6月对乌克兰的比赛中,他又发挥了类似的作用。

最大的问题是:这会不会是贝尔最后一次穿上威尔士球衣?卡塔尔被认为是这位前锋的最后一舞。尽管他曾表示会踢到2024年欧洲杯。

这位33岁的球员,7月加入洛杉矶足球俱乐部后并没有引起国际足坛的广泛关注,直至11月5日的美国大联盟决赛,贝尔又在补时阶段打入一记扳平比分的进球,这位巨星总有在关键比赛进球的大心脏。这也是他能够给年轻人分享的经历。

很多巨星,往往天赋和能力都在贝尔之上,但到了大型比赛就会露怯,贝尔恰恰相反,每逢重大赛事,他都特别兴奋,但这个兴奋是藏在内心深处,表面上波澜不惊。

在威尔士获得 2016 年欧洲杯资格后,他在卡迪夫的壁画中永垂不朽。在威尔士的三中卫体系中,本·戴维斯牢牢占据左中卫的区域,他和边后卫内科·威廉斯合作非常不错,内科·威廉斯会大胆的进攻而不用思考后防线的问题。

其实威尔士有一些很不错的队员,他们是小一号的贝尔。只因为贝尔已经是全世界知名的英雄,他都如此保持克制,其队员们更加被这种气氛所感染。

例如本·戴维斯,他在2016年欧洲杯代表威尔士首场比赛开场3分钟,就球门线上解围,阻止了斯洛伐克球星哈姆西克的进球。随后威尔士在这样的开场白后一马平川,直接进入了四强。

从那之后,本·戴维斯一直在超越自己。不惧怕为俱乐部或国家队出战,他在威尔士关键的世界杯预选赛,做出了一系列关键干预和拦截,让乌克兰的世界杯梦想破灭。

我一度思考,如果乌克兰真的来到这次世界杯,其政治意味也许会让本次世界杯真的没有其他谈资,除了政治。

但在和美国的第一场比赛,乔·阿伦缺席比赛,阵容有了一些变化。其目的只是为了解决中场损失如此硬汉带来的防守问题。

除此之外,英格兰队长凯恩、威尔士队长贝尔、波兰队长莱万多夫斯基、德国队长诺伊尔等八个队长是倡导“One Love”的带头人。起初,他们甚至为了和国际足联对抗决定宁愿罚款也要支持彩虹旗。

但在英格兰妥协之后,威尔士也随后妥协,虽然他们践行自己的价值观,但主帅佩奇在最后一次训练营前夕,与他的球员举行了一次会议,讨论尊重文化的重要性,并且不想无意中让任何人不高兴。

这个决定真的非常重要,直接确定了他们和卡塔尔当地以及国际足联的关系会相对好很多。也是一种明智之选。

与此同时,国际足联最终还是做了点让步,例如球迷带着彩虹桶帽,放在任何空座位上,以代表他们觉得自己不能在那里看球的彩虹旗朋友。

威尔士的歌曲叫《我父亲的故乡》,是足球场最美妙的景象和声音,每一个球员和球迷从小就熟悉其含义。

1977 年,英格兰足协拒绝在温布利球场演奏国歌,为了解决这个尴尬的问题,当时的威尔士队长约拉斯与英格兰球员手挽手,决定《我父亲的故乡》来作为第二套解决方案。

2011年,为了追求完美,已故的足球教练斯皮德为他的球队提供了威尔士语和拼音版本。斯皮德当年底去世,整个威尔士陷入哀痛,斯皮德把威尔士的足球文化传播给了全世界。所以在两天后,就是他的11周年忌日,所有人都会把今天的比赛胜利作为给斯皮德的天堂之礼。

如果今天的比赛中会有变化,也许是穆尔的首发机会可能更大。首场与美国的比赛,他的下半场出现,大幅度改变了比赛的变化。也让美国感到压力很大

同时,乔·阿伦这位骁勇善战的明星如果能够出现,则是一个具备了至少威尔士不输球的关键中场队员。而且,我们还得考虑戴维斯的意义。

这是主帅佩奇非常重要的决定。当然,贝尔在比赛还有10分钟的点球,的确是至关重要的,而且也不可能有其他人在这个时候的出场罚球会比贝尔更让我放心。他处理了这个问题,最终和美国1比1是一个能够接受的解决,虽然在那一天我的预测是威尔士应该爆冷胜利才对。

不过,是穆尔改变了比赛的局面。我真的很惊讶他没有在对阵美国的比赛中首发,但是,他应该出现在今天的首发了,对手伊朗可能是更加适合穆尔的踢法。

效力伯恩茅斯的穆尔在出场后,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把球放在胸前,这个动作很感人,也是威尔士团队凝聚力的表现。

严格来说,他在各个方面都被低估了,这是好事,在世界杯的舞台,大家都盯着贝尔,需要有另外一个隐藏身份冒出来。他不是那种传统意义的中锋,我们都知道,站在球场中央等待传球的中锋,很难在今天和伊朗的比赛占到便宜。

和美国的中卫的对抗中,穆尔的1V1能力非凡,此人身高1.95米,对伊朗的后防线会有很大的考验,参考英格兰在和伊朗比赛中的过程。定位球和头球是决定意义的。

而且,穆尔的机动性比想象的要好得多,他甚至在和美国的比赛中,从边路突破,并且有过带球运作的场景。无论身在何处,他都会持球,而且非常擅长组织比赛。

同时,他让体能下降的贝尔和拉姆塞都开始发挥余热了,他上场后,改变了整个球队的精神气。防守也可以喘口气。

当然,今天我希望的第二个人是乔·艾伦的回归。他很关键,毕竟和伊朗的比赛如果不考虑他们国内的事情,双方的拼抢必然是中场的死缠烂打。

从某种程度上,美国在上半场控制了中场的很重要原因就是威尔士的艾伦缺席。假设有乔·艾伦出场,可能美国的进球都未必会发生。

只要复盘美国球星小维阿的进球,来自于中路的途泼,艾伦擅长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位置,他习惯保持空间,让对手的跑动范围会不得不作出变化转移到边路,所以乔·艾伦上场,可以发现危险并防守中路的关键区域。

而在乔·阿伦缺席的时候,安帕杜还是缺点火候,虽然他是一个优秀的中卫和一个合格的后腰,但这个区域真正的第一人是乔·艾伦。

英格兰的比赛给威尔士有很强的参考意义,首先是这两国家队系出一门,都是同样的高压强逼,快速运转,空中能力出色。但如果乔·阿伦出场,拉姆塞的自由发挥能力会更大,则今天与伊朗的比赛,会看到很不一样的得分机会。

此外,首场比赛严格来说是5后卫模式,即3个中卫和两个边位。但和伊朗的比赛,也许可以有一些大胆的思考。伊朗现在的国内局面对球队的干扰是巨大的,可以说是我们自中央电视台转播世界杯以来从未见过的局外干扰。

反之,对于威尔士来说,也可能看到伊朗破罐子破摔的场面,那么安排相对积极的进攻阵容,没有多大问题,参考英格兰的决心和高空轰炸思维。尤其是定位球!

奎罗斯太焦虑了,在2019年亚洲杯后离开伊朗,他一直不顺利,奔赴南美,没有混好,随后参加非洲杯,又是一地鸡毛。

最终,第三次带领伊朗参加世界杯,全国都很期待他的回归。但问题在于,奎罗斯的这一次世界杯备战赶上了黑天鹅事件。

一个伊朗女性的问题,直接引发了整个国家的四分五裂。所有的球员,都在同情国内发生的事情,并且影响了球员的表现。

再一次应验了我所说的话,虽然我们都不希望政治和足球比赛发生任何关系,但政治的确可以改变足球比赛的结果。

在伊朗和英格兰的比赛前,伊朗的队员已经发生了很多内耗,例如核心球员阿兹蒙甚至一度可能缺席本次大赛,而阿兹蒙甚至也提出了他的观点,如果因为这个事情不能参加世界杯,那就不参加。

从足球角度,奎罗斯不能没有他,这是肯定的事情。这进一步让我们相信了一个拒绝唱国歌的国家,会如何面对今天这场重要的比赛?

也许对于伊朗来说,本次世界杯已经提前结束,但他们可能会不在乎和英格兰与威尔士的比赛,仅仅与美国比赛可能才有另外一层政治含义。毕竟在内乱面前,国家敌人才是最大的共识。

此时此刻,英国记者都会成为威尔士足球的第13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英国媒体都在喋喋不休的询问奎罗斯,如何看到伊朗国内的抗议活动。

其实,奎罗斯已经知道,这是他带领的最窝囊的一次世界杯,其队员都被国内抗议活动影响,甚至他知道不少队员受到了通牒,这些队员现在面临很大的心理负担,这样的心理负担让伊朗今天的比赛面临高度的戒备。

那边厢,威尔士10号巨星拉姆塞只要进球,必然网上会有一些和他死亡诅咒有关的话题,这边厢,伊朗正在和国内局势做思想斗争,死亡话题其实已经出现在了球队的话题中,并持续了很长时间了。

昨天,又一条让伊朗内部混乱的新闻是前伊朗国家队的国脚,35岁的右后卫加富里下落不明,很可能已经被伊朗警方逮捕,这个事情在伊朗队内肯定又发生了新一轮的蝴蝶效应。

另外一个重要的技战术层面的信息来自门将贝兰万德首场比赛的脑震荡下场。实际上2比6的惨败除了政治层面的问题,门将受伤下场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贝兰万德已经随队训练,但根据国际足联的规定,一个脑震荡的队员在六天之内不宜参加剧烈运动,这意味着奎罗斯不会违背这个规定。但在4年前的世界杯,摩洛哥有一个中卫阿姆拉巴特,他也在脑震荡后出现在了第二场比赛,这让当时的人权组织、医疗组织和国际足联都非常生气。

伊朗作为中东球队,并不是阿拉伯球队,所以他们和沙特、突尼斯,摩洛哥以及卡塔尔完全不一样。但伊朗在卡塔尔的确得到很好的热情款待,每次有伊朗的比赛,都会有有大量的安保人员。

卡塔尔担心队员的活动同时,也担心球员因表达异议而面临经济损失甚至逮捕等后果,国际足联会为了这些队员进行全方位的保障。

不过,积极的看待今天的最好消息就是阿兹蒙的回归,他的伤病影响了首场比赛的先发,由于在欧洲的比赛经历,他在伊朗的作用类似于孙兴慜在韩国。

被认为是伊朗的梅西或者C罗,阿兹蒙今天的首发有重要意义。在和英格兰的下半场,他已经可以出场,但无济于事,当时的伊朗已经是泄气的皮球,而且还没有打气筒。

我对门将持保留态度的原因是,虽然伊朗本次世界杯带来了4位门将,但没有了贝兰万德,其他门将的选择真的无所谓。

总的来说今天的比赛威尔士应该可以做到至少不败才对,但伊朗如果强行安排贝兰万德首发,则伊朗是要做到至少不败。不要忘记,伊朗也可以在对英格兰的比赛进两个球,最佳射手第一位的是塔雷米!

比赛一旦被政治影响,预测起来千变万化,临场首发阵容决定关键点。到底威尔士是否安排乔·艾伦首发也决定了这个比赛的不可确定性。

不要忘记了我一直强调的每天18时的比赛,换算到卡塔尔当地时间就是下午13时,这个时间往往不利于欧洲足球,更适应伊朗人。伊朗非常适应这个环境,他们首场比赛的失败只有两个因素,一个是政治问题,一个是门将受伤。

两支球队都有一个计算公式,伊朗自暴自弃则毫无计算可能,假设有一丢丢可能,那么伊朗思考的问题应该是今天逼平对手之外,最后死磕美国。

但威尔士也有B方案,则他们如果在1分到手的背景下,与伊朗打平,那么即便最后和英格兰的比赛,也许也能在兄弟德比中有奇遇?

毕竟英格兰今天如果再次击败美国,他们6分到手,最后和威尔士的比赛会变得相当随意。所以,平局和伊朗也没有太糟糕。

我的决定也许很夸张,但也很可能和本文开头的分析完全相反,但这就是足球比赛,当我们提供了大量的信息,技战术和背景面后,最后的决定丰俭由人

在周一以6比2战胜伊朗队后,英格兰情绪高涨,但我一直跟各位所描述,如果小组赛过于疯狂,其实效果不见得能够多好。因为你已经暴露的太多了!

现在,更加疯狂了,没有人满足于他们的第一场胜利,大家希望二场比赛更加高举高打,毕竟对手美国曾经对英格兰有深深的伤害。

早在1950年英格兰首次进入世界杯,就闹出阶段的笑话,英格兰作为现代足球的起源地,竟然在巴西吃惊的输给了美国,比分为0比1。

而且那场比赛传回英格兰,英格兰媒体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自信满满的一位这个信息的正确结果是英格兰10比0击败了美国。

和美国这只快速而富有创造力的国家队交锋,英格兰本周的大部分重点都放在纠正防守端的草率上,这种草率性让伊朗在哈利法国际体育场下半场打进两球。

索思盖特很清楚英格兰在最后时刻的防守问题是注意力下降,实事求是的说,英格兰赢得世界杯机会的最大障碍是他们的防守。

在2021年欧洲杯,英格兰保持了五场不失球的历史已经被遗忘了,本次世界杯的英格兰问题真的就是防守

这个事情我在几天前介绍的时候已经提到了,除了没有到来的那些核心后卫伤病缺席,哈在于马圭尔和阿诺德都是一些被英超嘲讽了一年的球员。

伊朗前锋塔雷米在和马圭尔的交锋中继续抢到得分点,这引起了我的担忧。四后卫的体系,显然马圭尔和斯通斯的组合是有问题的,只不过这个问题在第一场大胜的时候没有人发现。

但从体彩思维,这个问题会被体现的很直接,因为竞彩已经拉高了英格兰的热度,反而美国变得很低调。

假设安排沃克出场,是否可以解决这个中卫的问题?这个时候又得考虑索思盖特对于马圭尔的高度认可了,因为这位航母有一个其他中卫都没有的能力,那就是勇敢的带球和插到前场头球的反击能力。

一方面,有人认为如果英格兰队牺牲一名前锋,他们将无法发挥自己的优势;另一方面,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索思盖特倾向于将沃克的速度作为对抗顶级球队的保险政策。

斯通斯过去六年一直在为曼城效力,他有理由称自己为欧洲最好的后卫之一,赢得了四次英超冠军,但他和马圭尔的组合,是否保持很理想的配置,真的不好说。毕竟我们都知道曼联和曼城的关系。

上图显示,英格兰只有和意大利以及科特迪瓦两场比赛没有防守丢球。美国队的进攻快速而狡猾,这会让斯通斯和马圭尔沮丧。别看他俩的队友关系很和睦,但其实大家在各自俱乐部的踢法完全不同。

此外,本次世界杯的VAR问题也会对英格兰这样的球队不利,他们在英超赛场的动作都比较粗犷,但国际足联的比赛下,这些细节颗粒度会被放大,这意味着很多他们认为合理的事情,结果都是没有道理的。例如在和伊朗的丢球,英格兰人就不能理解那为什么是一个点球。

今天这场比赛,考虑到美国和英格兰的比赛有强烈的德比环节,两个国家虽然是政治盟友,但比赛反而让他们更加开心看到一些不一样的局面。

但下半场输给了贝尔的点球。其实美国的防守丝毫没有动摇,并将威尔士充满希望的长传球破坏,但美国缺乏经验,他们过于冒进。

回味首场比赛的丢球,其实里姆和齐默尔曼一度合作很好,但贝尔在美国的踢球经历让他了解美国的态度,这个点球有点可惜,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当你无法从运动战中击败美国,定位球是唯一的机会。

今天,美国的小维阿之外,还有一个对英格兰足球非常了解的人,他就是普利西奇。他有信心一对一的对抗中击败马圭尔,而且无论是高位传中、短传还是1V1,普利西奇偶读可能做到非常适应。

我真的认为美国打英格兰会非常兴奋,这点也许和打威尔士的比赛又不一样。如果我们理解为小英语德比是美国和威尔士打平,那么美国内心的另外一个冲动是上演1950年的好戏,以1比0击败英格兰。

这一届的美国队对英格兰足球非常熟悉。后卫亚当斯是2012年13岁的纽约红牛青训新秀,当时NBC代理了英超版权,专门为美国的年轻人播放,所以亚当时是看着英超长大的一代。这被认为将足球运动推向了新的高度,美国热爱英格兰足球。

在那之前,几乎所有的英格兰联赛都是在福克斯足球播放。随着NBC把380 场英超联赛的英语和西班牙语媒体免费播放后,整个美国球迷的关注度空前高涨。

今天这场英语德比,必然不是简单的强弱悬殊的比赛,美国的爆冷机会很大。参考1950年的媒体传播,那个时候的爆冷,英格兰人一无所知,甚至不相信,带来了阶段的反差。

今天的媒体发达,可能是另外一个极端,美国人热爱足球带来了反制英格兰的最好机会。英超联赛更广泛的普及,只会进一步培养大量队员在美国大联盟的表现。

即便不是英格兰赛场,另外的队员也会有更多的交集。多特蒙德的雷纳就是美国今天的另外一个不可不提的进攻好手,而他可能比英格兰的其他队员都更了解贝林厄姆,因为这两人在德国的多特蒙德就是一对非常好的说着英语的好队友。

今天,是语言交流上的无障碍德比,是文化的无障碍德比,今天这场德比,英格兰会因为他们首场比赛6比2的胜利忘记了一些他们的心态上的谨慎。这个是英格兰的老毛病,就好像1950年一样自负的来到巴西赛场,结果被美国0比1击败一样感到可怕。

注意,美国在和英格兰的两次世界杯上,英格兰都没有胜利,英语德比战的意义在于美国从来乐意这样的比赛证明自己!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