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英美德法等国在援助乌克兰重型地面装备上带头开了绿灯,西方阵营的一票小弟们也积极跟进,像丹麦、爱沙尼亚等小国甚至不惜搬空自家武库!在这一波军援热潮中,正在积极谋求加入北约的瑞典表现尤其抢眼。2023年1月19日,瑞典政府宣布将向乌克兰提供价值4.19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其中包括50辆CV-90步兵战车和12台“弓箭手”自行榴弹炮。这是瑞典首次向乌克兰提供重型武器,其中“弓箭手”自行榴弹炮尤为引人注目,因为这款2010年之后列装的新锐火炮被认为是当今世界上设计最独特、性能最先进的轮式自行火炮,它的到来将让俄乌战场上的“火炮博览会”变得更加精彩!

作为偏居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永久中立国,瑞典自1814年以来已经两个世纪没有参与过战争了,但瑞典人深知武装中立的道理,充分利用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丰富资源,在工业革命期间推进工业化,建立了完整的国防工业体系,在20世纪初成为欧洲主要军火出口国之一,以博福斯40毫米高射炮为代表的瑞典武器在二战时期更是闻名世界,被敌对的两大阵营所采用。进入冷战时期,瑞典军工致力于高精尖武器的发展,成为世界上少有的能够独立开发现代化战斗机、潜艇、导弹等武器的国家之一,堪称军工制造强国。

瑞典萨博公司的JAS 39“狮鹫”战斗机是现代轻型战斗机中的佼佼者,已出口多个国家,图为捷克空军装备的JAS 39。

作为21世纪瑞典军工的代表产品,“弓箭手”自行榴弹炮是在FH-77型155毫米牵引式榴弹炮的基础上发展而来。FH-77型是瑞典博福斯公司在20世纪60年代末为瑞典陆军开发的野战火炮,最初版本为FH-77A型,于1979年列装瑞典陆军,装备数量为220门。FH-77A型采用38倍径身管,全长11.3米、重11.5吨,持续射速3发/分,最大射程21千米。FH-77A型在公路机动时由1台斯堪尼亚SBA-111型卡车牵引,还开创性地配备了辅助动力系统,通过沃尔沃B-20辅助发动机能够以7千米/小时的速度短程机动,便于迅速转移阵地,提高了战场生存率。

在FH-77A型基础上,博福斯公司又推出了FH-77B型用于出口,采用39倍径身管,全长达到12.01米,重量增至12.2吨,采用由梅赛德斯-奔驰公司生产的辅助动力系统,为了配适北约标准弹药将滑动炮闩改为螺式炮闩,发射增程弹药时射程可达27千米,但射速较A型有所下降。FH-77B型的主要客户为尼日利亚和印度,其中后者采购数量高达410门,并在交易过程中传出受贿丑闻,目前仍有200门在役。在1999年印巴卡吉尔冲突中,印度炮兵正是凭借FH-77B型的优异性能获得优势,使印军在交战中占据上风。

印度陆军部署在印巴边界的FH-77B型155毫米榴弹炮,在1999年的卡吉尔冲突中印军凭借该炮取得优势。

尽管FH-77型榴弹炮性能出众,但毕竟是一款牵引式火炮,在机动性和生存性上较自行火炮存在先天劣势,其自动化水平也无法满足未来作战的需求,因此瑞典军方于1992年提出在FH-77型基础上开发自行版本。博福斯公司于1995年启动了研发项目,在FH-77A型基础上设计了FH-77AD型,采用45倍径身管,在FH-77B型基础上开发了FH-77BW型,采用52倍径身管,这两种火炮都采用沃尔沃A30D型 6×6卡车底盘,在21世纪初完成原型炮交付瑞典军方测试,同时也引起了邻国挪威的兴趣,两国于2008年11月签署了合作开发协议。同时,瑞典还试图将FH-77自行版推销给印度,因为种种原因未能成功。

在瑞挪两国合作框架内,以FH-77BW型为基础完善设计,并赋予“弓箭手”的正式名称。原开发方博福斯公司于1999年经历了拆分并购,其火炮开发部门成为英国BAE系统公司的一部分,并继续负责“弓箭手”自行火炮的研制,计划于2009年完成,2011年服役,瑞典和挪威两国各自订购24台。由于技术原因,“弓箭手”迟至2013年才正式交付,挪威军方以无法按时交货为由取消订单,转而采购了韩国K9自行火炮,而瑞典陆军包揽了全部48台“弓箭手”火炮,于2016年正式列装。

“弓箭手”自行榴弹炮全长14.3米、宽3米、高3.4米、重33.5吨,采用沃尔沃A30E型6×6全地形卡车为机动底盘,安装1台340马力沃尔沃D98ACE3型柴油发动力,公路最大时速可达90千米/小时,最大行程可达500千米,且具备出色的越野能力,能够在1米深的积雪上行进,非常适应瑞典漫长而寒冷的冬季。底盘后部装有大型液压稳定器,在射击时降下以稳定车体。值得一提的是,“弓箭手”的乘员舱和引擎舱都采用防弹结构,驾驶席的窗口配有8厘米厚的防弹玻璃,足以抵御轻武器射击和破片。底盘可以承受6千克地雷的冲击,在所有轮胎均破损的情况下仍能继续行驶。在驾驶舱顶部还装有一座遥控武器站,配备1挺12.7毫米机枪,由车内遥控射击,可以应对突发情况。

“弓箭手”采用目前主流的52倍径155毫米榴弹炮,为了控制车长采用伸缩式设计,在行军状态下部分炮管可缩进后部的大型弹舱内。“弓箭手”最具特色的地方就是火炮尾部的大型弹舱,内部整合了自动装填系统和储弹空间,可以自动完成弹种选择、弹药装填和击发,弹舱与火炮随动,整体旋转和仰俯,最大仰角70度,左右射界各85度。在弹舱右侧可储存21发炮弹,左侧储存126个发射药包,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弹匣炮”。弹药补充可由与炮车同底盘的集装箱式弹药运输车进行,利用专用的输弹设备只需8~10分钟就可完成。

得益于弹舱设计和全自动装填系统,“弓箭手”实现了无人化操炮,车内安装计算机火控系统和导航及目标指示装置,所有炮组成员在车内就能完成火炮操作,无需暴露在车外,可以全天候作战。炮组成员3~4名,包括炮长、驾驶员和1~2名操作手,在应急情况下甚至可以单人操炮,自动化水平很高。弹舱设计也赋予了“弓箭手”很高的射速,可在15秒击3发炮弹,在2.5分钟击20发炮弹,在持续射击时可在1小时内发射75发炮弹,而在24小时内可向目标倾泻25吨炮弹!

“弓箭手”可以发射北约标准弹药,也能使用瑞典本国开发的模块式弹药,在发射普通榴弹时最大射程30千米,发射反装甲末敏弹时射程为35千米,发射底排增程弹时射程为40千米,发射美制“神剑”制导炮弹时可远至60千米,而且具备6发炮弹同时弹着能力,爆发打击效果非常出色,还可以对2000米以内的目标进行自瞄射击。由于车组无需下车作战且自动装填,“弓箭手”的作战反应速度也相当出众,行军状态与战斗状态的转换时间仅需30秒,可以做到停车即打、打完就走。

就性能而言,“弓箭手”在当今世界各国轮式自行火炮当中可谓独步天下、技压群雄,但是如此炫目的技战术性能是通过真金白银堆出来的,加上产量较少,导致该炮制造成本极为高昂,单炮价格高达450万美元,如果算上弹药车、支援车等配套车辆,全系统价格超过500万美元,甚至比某些型号的履带式自行火炮还要贵,比如韩国的K9自行火炮,售价为350万美元。无论取消订单的挪威,还是未续前缘的印度,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价格过高而对“弓箭手”失去兴趣,而两国也不约而同地成为K9自行火炮的用户,目前瑞典是“弓箭手”的唯一使用者。

瑞典和乌克兰的军事合作可以追溯到2018年,当时瑞典军方就为乌军官兵提供培训。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后,瑞典也立即对乌克兰表示了支持,给予军事和财政援助,至2022年底陆续提供了价值2亿美元的军事装备和1亿美元的财政支持,但瑞典军援基本以轻型武器为主,包括1.5万具AT-4反坦克火箭筒。此次瑞典可谓出手阔绰,不仅拿出50辆CV-90步兵战车,还把12台“弓箭手”也送往俄乌战场,占其装备总量的四分之一!

■2022年夏季巴赫穆特前线,一名乌军士兵从包装中取出一具AT-4反坦克火箭筒,瑞典向乌克兰提供了1.5万具AT-4。

目前,俄乌战场仍处于战略僵持阶段,俄乌两军的地面作战都以炮战为主,双方均严重依赖火炮提供支援和打击对方的目标,而乌军炮兵相比俄军炮兵在火炮数量和弹药供应方面存在较大劣势,因此对西方援助的高性能远程火炮的渴求有增无减,力图发挥西方火炮机动性好、射击精度优良、信息化程度高的技术优势抵消俄军炮兵的数量优势,从这一点说“弓箭手”的到来无疑是恰逢其时的,相比此前西方援助的各型自行火炮,“弓箭手”的性能只强不弱,乌军肯定是举双手欢迎。

对乌军而言,“弓箭手”最大的问题是数量太少,12台炮就算全部集中起来,也很难对数量众多的俄军炮兵产生压制效果,而且一旦损失很难补充。因此,乌军必须在有效保存实力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发挥“弓箭手”的性能优势,给予俄军以针对性的打击。笔者以为,乌军很可能会借鉴“海马斯”火箭炮的战术,将“弓箭手”以单炮或小炮群为单位进行机动炮战,在北约情报的支援下对俄军前线及纵深的高价值目标实施突然的精确打击,之后迅速转移阵地,避免遭到俄军炮火的反制。在特定的作战行动中,乌军也可以将“弓箭手”集中使用,利用射速优势对俄军阵地实施密集短促的火力突击,协助步兵、坦克打开突破口。

■在高速公路上放列准备射击的“弓箭手”自行榴弹炮,未来乌军很可能以小群机动炮战的方式运用“弓箭手”。

瑞典之所以愿意拿出宝贵的“弓箭手”自行榴弹炮援助乌克兰,除了响应欧美大佬的军援呼吁,增加政治影响力,为自己加入北约加分外,恐怕也有进行商业宣传的意图在里面。对于武器装备而言,没有比实战战绩更好的推销广告了。尽管“弓箭手”性能不俗,但受限于高昂的售价至今未能打开国际市场,而通过俄乌战场的实战检验,无疑将提升其市场竞争力,如果能创造“海马斯”式的战场神话,未来热卖也是可以期待的。

By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